正邪
她第一直觉就是她儿子又出事……正要上前问,就听满宝抬起头来问,“那你们太医院就没有治疗时疫的好方子?”太医头也不抬的道:“难,各地的时疫还因时节不同而不同,每个人的身状况也不同,所以想大规模的治疗时疫难,你要琢磨出一张什么都适从的方子,那才是千金方呢。”另一边的苗太医道:可以青史留名了。”郭太医颔首:“不错。”苏老人踉跄了一下,连忙上前问,“我家有人得了时?”正埋头苦写的四人一起抬起头来看向苏老夫人,四人时没回过神来,竟然同时眼睛一亮,兴奋的:“老夫人,您家里有人得了时疫?”郑太医三个还得起身行礼,满宝却坐着没动。 白景行一脸的不服气,周满便道:“你要实在好奇,随我去问诊送药的时候可以问问那些贫困之人,问问他们每年做什么过活儿,收成如何,每天干什么,吃什么……”白景行:“这不是很浪费时间?”“你不闻不问,坚持自己的偏见,才是浪费时间,”周满道:“在你该了解实情时却没
国产动漫推荐